当前位置: 首页 » 行情 » 水果类 » 正文

不分桂圆和荔枝课本单一致学生生活与自然脱节 食品资讯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2-11-04  浏览次数:716

东方网10月30日消息:据《青年报》报道,上周末在上海植物园举行的生物限时寻活动,暴露出孩子们离大自然遥远的距离。而这距离,让教育专家们忧心不已。昨天,一线教师和专家问诊学生的“自然缺失症”,他们普遍认为,课本和实际生活分离、自然常识不纳入考核等多种因素,导致了孩子离自然越来越远。

纸上谈兵

课本实物对不上

误把荔枝当桂圆

一次,高中语文课上到贾祖璋的《南州六月荔枝丹》一文,为了让学生们近距离观察荔枝的特征,姜老师坚持去水果店买了几斤荔枝,每人发了一个让学生们对照着观察,让她感到诧异的是,学生们对这种常见的水果却表现得相当茫然。

“他们问我桂圆和荔枝是一回事吗?为什么荔枝的外壳是这样的?”姜老师告诉记者,不仅对荔枝如此,对农作物更是全无概念,在学农时看到茄子一个个挂在低矮的苗上,有学生恍然大悟,“原来茄子不是长在树上的啊?”

“学生最大的问题是课本上教的和实际中看见的对不上号。因为没有直观的观察,一学就忘。”黄浦区一小学语文老师周小姐告诉记者,近年来城市建设步伐加快,楼房越建越高,孩子们却是离自然越来越远,现在的孩子根本就没有很多机会接触大自然。虽然每年学校组织孩子出去春游秋游,但是因为担心安全性,常常是在公园里绕一圈就早早回家了,根本就没有坐下来认真观察讲解的安排。

而一些家长反映,即使作业做完了,回家第一件事还是对着电脑看片子打游戏。

体制围剿

自然常识课都是走过场

让应试学生难亲近自然

小徐是徐汇区一重点初中的学生,虽然爷爷是植物学方面的专家,但她却没能继承爷爷的“衣钵”。现在她双休日最大的任务就是学琴,课程几乎排得满满当当。偶有时间,就看看纪录片频道。“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爸爸才帮她讲讲自然方面的知识,平时压根就不会关注这些。”小徐的爷爷告诉记者,小徐其实不喜欢学琴,但是已经考到九级了,全家一致认为一定要拿下十级,对她以后升学也有帮助。

在学校里,像小徐这样的孩子占了多数,孩子们的课余时间几乎都被各种兴趣班包围了。到了双休日,低年级学奥术、围棋、乐器,高年级忙着语数外补习,连喘一口气的时间都没有,更别提亲近自然了。

据了解,现在小学取消了期中考试,到了期末考核自然常识课也只是马马虎虎走过场。而到了高中,由于不参加高考,只要会考时合格了就能过关,更是没有花多少精力在上面。

“而且这种形式的考核,通常是背背书过过场,等考完了又全部都忘记了。”姜老师称,其实学生们很喜欢走进自然观察这一花一叶,但被高考这根指挥棒牢牢圈住了。

师资脱力

老师自己也不懂业务

兴趣课缺乏专业教材

上海科学艺术教育中心曾经组织全市中小学老师编写自己学校的校园植物志,在全市2000多所中小学中,有180所学校拿出了成果。然而当再继续想编写昆虫和鸟类植物志后,方案却最终夭折。“植物可以今天观察,也可以明天再看,但是鸟类和昆虫观测的难度却大大加大了。”上海科技教育艺术中心的老师王建华说。

市风景园林学会高级工程师邬志星在和一些学校自然课老师接触中还发现,不少低年级老师不知道向日葵是属什么科,桂花为什么开花。

“大学里没有植物学,只有很专业的生命科学学科,老师也需要补上这一课。”邬志星说,学校开设的兴趣班都没有现成的教材,怎么上,全凭老师说了算,如果连老师本身也患有“自然缺失症”,那无法想象,会教出什么样的学生来。

环境惨淡

学校绿化规划单一

有资源未充分挖掘

“校园绿化也是个大问题。”邬志星发现,通常学校绿化是按照市政建设布局,常常绿多红少,根本就没有考虑学生活跃的心理性格。他认为,最理想的校园绿化是四季有花,秋天有果,冬天有绿。康宁路科技实验学校的校长谭军也发现,一些学校过分强调绿化覆盖率,而忽视了对绿化的规划。

在市中心的有些学校,由于场地狭小,绿化常常让位于操场跑道,只在围墙边上种植一圈矮灌木。

如此单调的色彩和枯燥的布局,让平时两点一线的学生都没兴趣多看两眼,老师若想开展课外实践课程,也是束手束脚,只能跑到附近公园绿地中去。这无疑加大了孩子与自然之间的“鸿沟”。

而另有一些学校虽然绿化资源丰富,却没有充分挖掘利用。学生走过,只知道这是一棵树,至于是什么树,根本就无从知晓。

》祖辈父辈的绿色童年

40后初中有植物课动物课

“我们小时候,根本就不存在离自然远不远的问题。”今年已七十高龄的邬先生告诉记者,初中时每年有“三夏”割麦子、“三秋”割稻两次活动,每到这时,大家就拿着铺盖到青浦乡下帮农民收割。在农闲时,就和伙伴们去田地里抓青蛙、摸鱼、捕知了。邬先生说,到了“三秋”时节就去田里抓蛇,然后观察是不是毒蛇,若是毒蛇就直接敲死,无毒的蛇就缠在手上试验能缠多紧。

回到学校,从初中开始就要上植物学课程,学完接着上动物学、人体卫生知识。“厚厚的三大本书,学完基本上身边的动植物都认识了。”邬先生说。

80后小学池塘物种繁多

80后赵先生回忆起他的童年,至今记忆犹新,在他20多年前上的虹口区第三中心小学,一进校门就是一个很大的花坛环拥着一个人工湖,他曾经在湖边放生过青蛙,也曾和伙伴们钓过龙虾。在隔壁弄堂人家还有个很大的草坪,他个小伙伴们经常去那里捕捉蚱蜢和蝗虫。

“如果时间能倒流,我最希望回到我的童年。”在上海郊区长大的张小姐说,她童年印象最深刻的是日落后,村里的孩子们跟大人一起到河里游泳,在河水稍浅的地方就把脚丫子伸下去“探”河蚌,大人则提着木桶在河两遍摸螺蛳,常常一摸就是一大桶。


特别提示: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真实性未证实,仅供参考。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


[ 行情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